願景

莊庭瑞

「學運史料典藏一事,我有一些想法。中午胡適紀念館你分享之後,是否有時間討論一下?」

我送出這訊息給銘崇之後,其實馬上就後悔了。那時是 2014 年 4 月 8 日。今天是 318 公民運動初始週年的前一天,容許我借用這個版面,抒發對 318 文物紀錄典藏的看法。

運動落幕前,銘崇跟一群朋友和同事到立法院現場整批接收了議場內的「史料」。我看了新聞,對這事很感到佩服。幾天後他找我說,需要一些空間放這些文物,我知道他在講什麼,但之後就躲著他。銘崇跟我同在名字有中央的研究院工作,數位典藏的事情做過一些。他需要一些硬碟空間放數位化後的文物檔案,又講過幾次,但我持續給他「已讀未回」。後來忍不住傳了訊息給他,約了他說了我的想法。

運動期間的立法院是非常集會的場所,前所未有以後也不會重播一次。會眾的記憶在這場所交織產生共同的連結,這連結因為眾人共處一室數周,大量生產文物紀錄而蔓衍(在此先不談眾人為何,一室何在,文物何來等惱人的理論問題)。事過境遷之後的立法院議場空間,眾人文物俱已消散,已非眾人記憶裡的場所。中研院出面去收了這批文物,很好!不過這跟眾人對 318 運動的共有記憶,何關?

另一個困難,在於這批文物還未真的成為史料,可被研究者任意操弄。它們可說是孤兒,大多數原本的命運是被迫遺棄,但這時卻被中研院收留。這些文物也不真的是孤兒,因為它們是當代人的作品,著作人仍保有著作權利,只是在保存文物的緊迫時刻,實無可能個別詢問取得同意後再集體收藏。現在研究者手邊有了一批數量龐大的孤兒著作,衍生著作使用權利的問題。若只是數位化之後藏諸名山,供少數人研究使用,跟公眾無涉,這就背離了眾人對這場所的記憶。

這批文物來自公眾,應當也要歸於公眾。當然這不是將文物數位化、取得使用權利之後,再設法請眾人個別領回原件(實務上不可能)。這也會是既無聊也無趣的工作。我們應該將這批文物的數位化結果,以合適的方式集體返回眾人使用。但如何將集體的「孤兒著作」(Orphan Works) 轉化成類同「公眾領域」(Public Domain)的資源,而可為眾人所用?這工作可就有些困難,還有些風險。不過這也是在中研院可以做的事情。所以以下省略三千字。就是著作權利不明的文物,還是著作權利不明,他們的數位檔案目前也難公佈於眾,只好如實標示。不過他們的影像縮圖將陸續呈現在典藏庫的目錄系統裡,等待指認。已取得公眾授權的、或是已宣告歸於公眾領域的文物紀錄,也如此標示,方便眾人使用。

收錄於 318 事件典藏庫的文物紀錄,我們希望是眾人可親近、可指認的。藉由眾人指認,以及文物紀錄的個別公眾授權,我們希望可以擴大典藏庫裡眾人可以使用的範圍。藉由這些文物紀錄的整理與整體呈現,祈望有助於強健眾人對此事件的共同記憶。已發佈的網站 public.318.io 是公眾可用的目錄系統。目前這項系統也是先求有、再求好;功能面還有一些想法,尤其在使用者的參與互動部份。網站 expo.318.io 是一個小展示,使用來自目錄系統的數位資源,交纏各方人士的回憶與敘述。這些工作由許多人協力進行完成,詳見公眾目錄系統的〈關於我們〉。其中有些人要我補版面寫一篇叫〈願景〉的東西。現在寫成這樣他們大概也很失望。

最後的最後,應合某些單位的要求我還是在這裡說一下,出現在 expo.318.io 網站裡的都是個人意見,不論其有無在學或在業。我的雇主不知道我寫了這篇東西,我也不可能代表誰去發表意見。(2015­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