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場考古

陳伯楨

3-1

雖然318以後幾乎每天都在立法院外默默聲援,沒想到在最後的兩天裡卻因為考古學的專長被徵召進去負責收集這次運動相關文物的記錄與收集。做為一個考古學者,對於物質文化及空間訊息的敏感度是家常便飯,但是過去處理的都是已成為「歷史」的遺物,身處歷史現場卻要處理「尚未作古」的各種物質遺留卻是頭一遭。當下和所有來幫忙的同學達成的共識便是以不干擾歷史的進行為最高原則,所有的工作要儘可能低調迅速地進行,也很高興最後達成了這項任務,這大概是我考古生涯中最為現代的「考古」工作吧?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