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中的父母

學運參與者中,多數確實是學生及剛踏入社會的年輕族群,有趣的是,參與者的「父母」似乎對學運持有一種普遍的冷漠態度,認為「市場競爭」在所難免,唯有「能力不足」者才會鎖國、拒絕「世界潮流」。若說參與者是一群理性盲目、被「政黨」操弄而不自知的「孩子」,那對服貿毫無理解、卻又樂觀認定服貿將帶來益處的父母輩,何嘗不是陷入了另一種盲目?這種樂觀的邏輯從何而來?是否在美援、經濟奇蹟中穩定構築生活的他們,有一種「親近權貴」的潛意識,認為與「美國」的接觸帶來繁榮、那麼現下經濟實力可與美國抗衡的「中國」也可以做到?

執政者,或者「父母」,對於參加者、或者抱著絨毛玩具入睡的「孩子們」的訴求始終沒有積極回應,反而以一種非常戲謔的方式展現出來,當「返還國會運動」的參加者們手持代表母愛的粉紅色康乃馨,一面沿街呼喊著「孩子,回家吧!」之類與對談、回應訴求無關的濫情言語時,我們可以清楚感覺學運中確切存在的「父母」角色,以及他們是如何迫切地渴望那群在外「遊盪」、「無理取鬧」的孩子們回歸家庭。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