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內的一日

身為一個對政治徹底冷感、採旁觀態度的年輕人,在主席台被佔領之前,我對服貿其實一無所知,但臉書、新聞、手機裡不斷湧入的消息使我約略感覺這件事的嚴重性,當然,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樣冷漠,幾位憤怒的友人當天就把事件的大概告訴了我,由於時間倉促,我得知的是一個非常濃縮的版本,幾乎可以用一句話講完──服貿通關,台灣完蛋!中國將用經濟軟實力佔領全島,這件事必須被加以制止!

不久後,平常一起玩樂的夥伴聚集在客廳,並露出罕見的嚴肅表情,一切發生的過於迅速,以致我無法相信,當晚聚集的原因不是要討論樂團的事,而是在談政治!

考慮到現場應該不會有停車位,我們很快的招了兩台計程車(接線員竟然直接問我,「你要去立法院嗎」,顯然比我清楚),總之,抵達時,青島東路上的人群正迅速聚集,我們穿越人群、在一樓廣場聆聽輪番上陣的演講,之後便在廣場左側排隊,一個接一個地爬鐵梯上二樓,從窗口滑進去。

要抵達議場,必須先走一小段樓梯下樓,現場的組織人員提醒我們,如果還想出來,就不要再進去,因為我們等一下就會用辦公桌椅、畫作和古董把這個出口封死,也順便讓警察進不來。

說到警察,我很確定他們面有菜色的在院內一樓紅毯上聚集,臉上寫滿無奈,一副「小朋友來搗蛋,害我要加班」的表情。進入議場後,看著貼滿標語的前台,我不禁會心一笑,冰冷的議場如今充滿前所未見的旺盛生命力,我和夥伴們走向前方主席台,林飛帆和陳為廷正耐心教導參與者如何柔性地對抗警察,他們再三勸戒,不可以動手打人,只要把身體放軟即可,不要破壞公物,同一時間,場內異常悶熱,有心人士似乎切斷了空調電力,手機訊號也明顯的被干擾,想好好講通電話都不行,場外不時傳來口號聲,帆、廷二人不斷更新警察的動向,氣氛緊張,我與夥伴們就這樣渡過了在場內的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