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日本留學生對學運的看法

到底甚麼是太陽花運動

3月18日學生們佔領了立法院,要求逐條審查服貿協議,當馬總統拒絕學生們的要求時,學生們衝進了行政院裏,更強烈的表示他們的反對意見。雖然行政院的學生很快被趕出來了,還有很大一批學生到現在還堅守著立法院。一開始,人們反對的重點放在經濟層面上的多,說大陸的國企或者規模大的民企有雄厚的資金,他們的參入將對台灣各種行業的中小企業不利,為了保護台灣民眾的利益,政府應該逐條審查服貿協議。然而馬總統的一意孤行,不具體的解說和不正面面對人民的態度,引起台灣民眾更大的不滿;這時,「反對專制,捍衛民主」的口號越發地響了起來。「逐條審查」也進一步變成「退回服貿」,理由是服貿是中國完成它統一夢想的手段,如果接受,台灣終有一日會被共產黨吞併,失去民主的社會體系和言論的自由。可以說現在的太陽花運動代表的是捍衛民主的精神。

10814

10930

12338

我對服貿的看法

在經濟層面上,我認為服貿協議是互惠的;當貿易變得更順暢,雙方經濟受到刺激後大幅度增長是可以期待的。因此有些大陸人說開放給台灣的項目比台灣開放給大陸的多,所以對台灣經濟發展絕對有利這種說法是可以理解的。當然,台灣中小企業的擔憂也不無道理;貿易暢通後,市場競爭會變得激烈,中小企業拼不過大企業就會逃不掉被合併或者擠出市場的命運。所以從經濟的角度看,我覺得人們是「站在甚麼立場說甚麼話」。大企業的人會歡迎大陸資金大量的流進,可以更加擴大展開他們的事業,所以對他們而言,服貿利大於弊。而中小企業在強烈競爭下會被淘汰,所以對他們而言服貿是弊大於利。從一個國家的角度來看(應該也是馬總統的角度來看),雖然台灣某些行業會受到打擊,但綜合的說大陸的市場提供很大的需求,會促使台灣經濟的增長,人才需求的增多,失業率就會降低。

但在政治層面上,很明顯服貿協議的簽定是大陸用來統一兩岸的一個手段。大陸現在每天有 1000 個導彈對著台灣,又時不時地搞軍事演習,還放話說如果不得已,中國將不計一切手段來制止台獨,這是硬方法。但這麼強硬會惹來不少麻煩,比如台灣人的反彈,不利於中國的國際輿論等等,所以中國必須軟硬兼施。服貿協議就是其中一個軟方法。兩岸商貿開通後,大陸的資金湧入,定會促進台灣經濟發展,慢慢地人們消費能力也會提高;這樣老百姓安居樂業,衣食無憂了之後,又有誰會願意冒著失去穩定的工作,安穩的生活去為了相對抽象的政治理念而抗爭呢?就這樣,大陸先削弱台灣人想要反抗的意志。此時台灣再想反抗也難,說不定還會有更多台灣自國的人民站出來批評搞抗議活動的,叫他們不要為了不務實的理想砸了其他人的飯碗。這時,中國想要弄思想上的統一也就更容易了。服貿協議還開放了大陸對台灣媒體新聞界的介入,操控管理情報的來源和發出的訊息就輕而易舉。許多人認為如果接受了這份協議,台灣的未來就會是現在的香港。這是可以預見的。中國這個龐大的多民族國家有五個自治區,每一個都蠢蠢欲動;大陸要加強國家統一,必須軟硬兼施,雙管齊下。久而久之,台灣就不是中華民國而只是臺灣省了。

作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他需有一雙聽得見民意的耳朵,看得清國家未來方向的眼睛,從不同層面分析事情的頭腦。馬總統似乎在這些方面都欠缺一些;他好像過重地掂量了服貿協議的經濟成分而選擇忽略它在政治層面上的意義和可能導致的後果。我不談經濟上的利益是否比台灣民主主義重要,因為每一個人對此有不同的看法沒有明確的對與不對。我要說的是,不管做什麼選擇,如果台灣是一個民主的國家,那就應該以民意為先;國家領導做些決定,譬如與大陸簽訂服貿協議之類的,直接受到影響的畢竟是台灣民眾,如果他們願意重視經濟效果而不在意是否被大陸統一,那麼馬總統簽這個協議是沒有問題的。但當民眾都如此強烈的表示他們的反對意見而做為民眾代表的總統不能代表民意,那他就無外乎一個不稱職的掛名總統了。

我對太陽花運動的看法

我認為只要是和平的,沒有暴力的,不流血的抗議活動是可以支持的。民主主義的基本原則當中有一條是民眾監督政府的權力和義務,當政府不反應大部份民眾的想法時,老百姓是有權利去表示他們的看法,舉行抗議活動來贏得人們對問題的重視。我看了不少太陽花運動的視屏,非常驚訝抗議活動怎麼可以弄的那麼和平。(尤其當我看到大家穿著黑色的 T-shirt 對著空中攝影機揮手時,我覺得這景象更像在弄文化祭)你們抗議的方式真的與眾不同,很有趣。我在上海的台灣朋友也發表了她的反思,有一些不一樣的看法,也很有趣,我其實有點羨慕你們,日本很缺乏這種「人民應該起監督政府的作用」的那種想法,逆來順受慣了,對他人漠視慣了。

我為這些能夠堅持己見,不紙上談兵,而是能夠付之行動,勇敢來表達自己對國家未來想法的年輕人驕傲!台灣的年輕人加油!

1324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