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3-24-雜記

北藝大學生

深夜

323大概是我人生中主觀感覺最漫長的一夜。我並未全程參與這起歷史事件,只目擊了事件開頭的一小部分,以及旁觀且稍微介入了事件的結尾。很遺憾我必須透過媒體或他人的目光來了解事件的關鍵部分,慶幸的是我也許因此而避開了受傷的可能。

我是反對服貿的--原因除了黑箱以外,我覺得與文化相關的媒體與出版業根本不該不設限地開放,甚至覺得我們對歐美日等強勢文化早就已經開放過頭了,但對此先撇去不談--我不敢說佔領立法院是「正確」的做法,但當下看來或許是唯一的方法來阻止這個內容既危險又程序有問題的協議了。

從學運開始,我去現場充了幾次人數,通常窩在沒什麼活動、相對安靜的林森南路8巷角落。在那邊沒有網路的誘惑,我發現還挺能讀得下書的。即便我已經如此不積極(相較於現場常駐的人員),也還是遭遇過一次便衣警察扮成立委混入立院的狀況。總統的「毫無反應,就只是一個馬英九」讓我認定這是一場延長賽,可以想像,必定會有許多人不滿,會焦躁,會有想要做什麼的衝動,擔心所有的努力和衝勁被消磨掉。結果當天早上果然發生了小規模衝突,學生幹部們疲於調解。老實講,我覺得前景不樂觀,不過我也很少樂觀過就是了。這感覺很像被逼婚,不管最後嫁不嫁都是要抵抗的。週六回老家充電,週日下午再回到立院。

但是當我走到行政院旁邊,看到的景象讓我完全反應不過來:一群人圍住了行政院,從立法院的方向有學生搬了一大箱毯子衝過馬路,看戲的群眾在一旁喊「衝!」、「加油!」 

三小???

因為反應很慢,我不擅長面對激烈的場面,即便已經開始習慣去立院外圍坐等警察來趕了,我也沒膽就這麼靠過去,更不用說一輛警察巴士從眼前呼嘯而過了。我沒有可上網的手機,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然後就聽到裡面的人聲音從擴音器裡傳來:

「佔領行政院!」

...蛤??

行政院不是有警察在守?外面不是有拒馬?業餘怎麼闖得過專業的?而且還第二次??

為什麼要分散立法院的人跑過去??

老實說,在現場的那股亢奮的氛圍之下,我的「戰或逃」本能指針已經偏向「逃」了。我決定先回到台北的住所放行囊,看狀況再看是要到現場通霄,還是隔天再來充人頭。直到末班捷運之前,現場的狀況似乎是穩定的,所以我仍在電腦前觀望。可能警察指揮也考慮到了捷運末班的問題吧?午夜左右行政院長就下令攻堅,然後接下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139-1

 

139-2

 

清晨

3月24號,我的FB好友早上醒來大概會覺得我整晚都在發神經,事實上可能也相去不遠,我本來很恐慌的,但是之後就氣到忘記害怕。我一定是腎上腺素狂飆,熬到天亮也完全沒有睡意。

緊接而來的是沉重的無力感,和焦慮。

於是6點多我就在前往台北車站的公車上了,女司機不知為何飆得很快。一路上我一直忍不住在想著「為什麼?」學生為什麼要一定攻占行政院?行政院長為什麼要下這種命令?為什麼一定要在天亮以前回收行政院?就想我一直在問「為什麼堅持服貿要過?」一樣。

我從北車徒步走向兩院。中山南路已經被封了。我若不是累到缺乏判斷力,就是好奇勝過了恐懼,就這樣直直走過去,開了相機就是拍。警察...總之就是照章辦事,民眾基本上已經是散沙了,只有一兩個人還在丟小石頭、水瓶頑抗。轉往中山南路接近青島東路口的地方,差不多也是一樣的狀況。

最後做總結的是青島東路略為緊張的對峙。這個指揮官,我很想知道他是真的不曉得前方有申請,還是慣例的威嚇動作。

雖然之後幹部請大家坐個十分鐘,但我還是忍不住好奇繼續往青島東路裡面走(人的本性還真的會被特殊環境激發出來啊),裡面真有點像災難電影的場景。是一層層土法煉鋼堆成的、不堪一擊的路障,但要警察清理起來也是得花上一段時間。看得出來立法院這邊是徹底做好被「順便」攻堅的準備了。看起來應該有嚇跑一些民眾,剩下來的人固守著陣地,不安地張望路口。醫療組始終保持備戰狀態,只要有人喊「醫療組!」他們都會立刻衝刺過去。

每個人的疲態都寫在臉上。然而攻堅的威脅一舒緩,每個人都忙著滑手機上網看狀況。

139-3

139-4

139-5

139-6

警察

鐵絲網另一面許多員警在休息,看來狀況已經解除了。等我回到中山南路,已經完全恢復通車了。以行政院的結果來看,若警方真要強攻,大概也是守不住的。我猜之所以不硬攻,大概是怕引起更大的反彈,才把反動勢力控制在一個範圍內。不過,我向來想不透現任總統的邏輯就是了。

139-7

我剛好看到去行政院支援警察們回到立法院,守在後門的警察也都忍不住瞄他們,大概也很好奇另一邊的狀況吧。 接著我想碰碰運氣,去看看行政院的狀況。路上不少警察錯身而過,稍早前被阻擋的情況像沒發生過一樣。結果毫無阻礙地走到行政院門口了,記者果其不然地圍繞著案發現場。拒馬的擺放跟之前一樣,不過還是有多於以往的警力在裡面,以及來換新拒馬的工人忙進忙出,有些警察在收拾闖入者掛上的毯子。

沿著行政院的外牆走,拒馬後到處都是休息的警員。看到警政署就在旁邊,又讓我再次想不透為什麼那些人闖得進去了....立院後門開了一個小洞讓有證件的工作人員進出,閒雜人等如我自然是被擋在外了。 途中看到有女警在吃早餐,後來又有一隊警察提著早餐過來。還有載滿員警的巴士,和躺在地上待命的警察。基層警察和前線的公民,都為民主付出了犧牲。

我又回到立法院外圍,坐了3個小時左右。等體力不太行了,吃了午餐,就動身回住處。走前又經過一次行政院正門,基本上已經清理得差不多了。有個婦人經過,對門口的一排盾牌員警說:「謝謝,昨晚你們辛苦了,可是也不用打得那麼兇吧?」 我不清楚警察對這些活動的看法...至少不管是同情還是對上司的不滿,都還不到要為此放棄工作的地步。要面對更難纏的流氓或罪犯、看過許多社會弊病、甚至有可能必須在體制內對抗體制的他們,也許會覺得學生、抗爭者們很天真吧。 但是老實說,最讓我難以忍受的不是警察,不是下令的長官,而是那些在網路上留言說「打死活該!」的人。

139-8

1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