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堅強

四貓

你記得你去年的這個時候在做什麼嗎?通常我不記得,但 318 在許多人的日曆上,留下一道清楚的銘記。2014 年 3 月 20 號的傍晚,我剛下班,沒吃晚餐就匆匆趕往立院週邊。我表弟先到,已經在那裡待一陣子了,和他會合以後我們先在濟南路上逗留,聽說林森南路八巷的人比較少便轉移陣地。其實已經有不少的人坐在那裡,但陣型的確略顯鬆散,剛好拒馬前有個空缺我們便補上,和警察隔著拒馬沉默地對望。

快七點的時候,一隊警察來了,用很強硬地態度要求群眾讓開他們要換班,群眾這邊提出的原則是換班可以但裡面的警察要先出來,外面才換人進去。帶頭的警察就生氣了,不知道是覺得自己的權威被閹割了,怎麼可以連換班都要讓一群小朋友指點,還是打著把擋在路口的這群人排除他們就能長驅直入立院的如意算盤,還沒說上幾句警察立刻動手抓人,雖然群眾這邊也趕緊集結到入口處,但沒有勾手也沒有坐下,很快地被警察沖散,轉眼間警察已經來到拒馬前,現場推擠拉扯十分激烈。

我並不是第一次參加抗議活動,雖然站到前排還是第一次,去之前就做好心理準備可能發生衝突,但沒有想到恐慌症會在這個時刻襲擊我。其實我有懼曠症的病史,人多的場合偶爾會恐慌,在控制之下已經一兩年沒有發作,我並沒有預期它會復發,但它的到來就如同往常一樣突然,心臟像是有人用力捏著一般地疼痛,我知道我即將要倒下了,可是我沒有辦法阻止我自己的身體,也沒有辦法控制我自己的呼吸……那一刻我感覺人似乎不在現場,但也不確定自己在哪裡,只記得最後我在尖叫,然後被送到最近的醫護站附近。

回神過後我坐在路邊忍不住開始哭,不是因為剛才遇到的衝突,而是因為其他夥伴還在裡面奮戰的時刻,我竟然退出戰線的挫折感。回家以後,我整理了一下心情,把剛才遇到的事情貼上批踢踢,也呼籲有空的朋友到八巷去補充人力,過了不久,我收到不認識的網友寄信給我跟我說他剛才也在八巷,警察因為要讓出醫療通道而暫時退開了。我並沒有因此而感覺到短暫的勝利,因為我知道公民運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要改變的世界還很大,但在當時的確帶給我一點小小的鼓勵。我也許一點都不堅強,可是只要台灣需要,我願意站出來,讓自己和台灣一起變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