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都好,至少我們開始行動了

2014年3月,台灣社會被學生所組織、動員的一場「佔領立法院行動」給重重地搖動了。我或多或少也參與其中,一開始,對於整個事件我是矇懞懂懂、各方說法爭論不休,「台灣不服貿」這個社運貼紙出現在室友的房門上,周遭朋友一夕之間似乎「頓悟了作為一個公民的責任」。身為社會學研究所的在學生,我身旁總是有群志在以知識行動來介入社會的朋友們,我自己也總是在思考著,到底該如何去做,才叫做關心我生長的地方?這個讓我/年青人看似沒有未來的國家,我又該如何去愛她?

對於整場事件,就如同現實做事,總是很難面面俱到;有好的觀點,也有負面的影響,有的人擔心學生被操弄、有人直指出此下策必有其因。但無論如何,台灣不再是獨裁者的土地,而是歷經民主經驗、走向開放的社會,我雖然討厭這些陳腔濫調,但想來,我的確期待台灣社會有更多懂得反思的公民、有更多知道如何定位問題並實際去解決問題的行動者。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