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彩虹旗

劉靈均

26-1

聽說殺進立法院的有很多同志朋友。我有幸在後來才進到立法院二樓幫忙日語轉播現場,但是聽說所有的旗子都被拿掉,連同志的彩虹旗也不例外,希望每個議題要公平云云。

公平?同性戀對你們來說是議題,對我們來說是每天早上醒過來就要面對的生命啊。所以我進到立法院前,帶著一頂彩虹毛帽,除了跟著大家舉牌抗議以外,見到報社、電視台的攝影機就在前面晃過來又晃過去。我人生沒有一次這麼想要出風頭,但是是為了我親愛的立法院內的「同志」們:他們也一樣流血流汗餐風露宿,為什麼每次消費馬英九娘娘腔、大聲呼喊幹*娘的時候總是被忘記呢?

感謝蘋果和自由最後給了我不少版面,而且我們二樓的義工直播團隊因為我的存在,在性別議題上非常清楚而明白的支持了同志,然而我的同志朋友們最後還是在大義的旗幟下被遺忘了。尤其是感謝大腸花,讓所有被壓迫的性少數同時受到狂歡般的羞辱——提醒我們這些性別賤民,為了建設一個美好的台灣新國家,你們就忍著點吧!

我(消音下略五百字)立法院內幾乎都遺忘了我們這些「同志」。所以我究竟是不是這個新國家的「同志」呢?性別平等只是政治正確的消費嗎?

我的彩虹毛帽成為我想下的唯一的註解。親愛的同志,親愛的不是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