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旁觀到參與

北藝大研究生

身為七年級前段班,猶記年幼時電影播放前那段立正聽國歌的時候,小學時的教育曾經教導我:看到蔣公銅像要立正敬禮、少數要服從多數、不要成為團體中的異類……對此我從來沒有質疑過。面對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台灣各種集結遊行、社會運動亦採取最熟悉的處理方式─漠視,我絲毫不以為意,因為我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此。

318學運期是我第一次主動參與社會運動。過去我一概只扮演旁觀者,然而這兩三年來大大小小的集會遊行,諸如:大埔、白玫瑰、洪仲丘……這些事件吸引我了的注意;網路上的各類踢爆、打臉文,我越來越想知道這些事情的開端、過程與結果,也學會主動多看多聽,而不是只看一台新聞或報紙就覺得自己知道事情全貌了。

重新審視我從冷漠旁觀到主動參與的態度轉變,318太陽花學運是個重要的契機、開端。相較於長期關注與投身社運的人士,我顯得稚嫩不成熟,然而撤離立院之後,我仍會繼續關心這件事,也會更去關注其他社會議題。而它餘波盪漾,此一運動成功影響我這個人,我相信像我這樣的人絕對不少,此後也會繼續增加。能量會累積的,大家要沉得住氣並且持續投入關注。